创创圣诞特献 | Chuang人文】到家应是上灯时

发布时间:2016-12-23 14:21


“到家应是上灯时”诗稿

     

灯是夜的神明,上灯是白昼的延续。上灯这字眼,令人明亮温暖,妙!


九岁时,我在吕梁山脚下的洪洞县借读小学,就是关押过苏三的那个洪洞县。实在想念五十里山路开外山上的家了,下午2点告别了大姐的叮咛,一路爬山,一路小跑,经历一段人间少有的山地半马。


尤其到最后10里山路,天色已经漆黑,我象是一只被饿狼追赶的小羊,在梢林里疾走穿梭,浑然不知疲惫,满脑子都是没有下巴的吊死鬼。直到看到窑洞里的油灯映照出窗纸,母亲似有感应,正好推门迎着我。我紧紧搂着母亲,先是哭不出声,然后嚎啕大哭。


后来读到稼轩词句,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,内心顿时烧成一团火。之后,读到纪晓岚的书房对:书似青山常乱叠,灯如红豆最相思。蓦然想到了少时那个夜晚映出窗纸的灯光,感慨能在书房灯下挥洒文字,真是好福气。还以此楹联为标题,写了一篇文章,出版在我的第一本书《文心是佛》里。


前些日子,一好友一根接着一根点烟抽,一旁的女子阻止他,以吸烟有害健康的名义。我说,还是让他抽吧,他哪里是在吸烟?他是在点灯放火,男子汉不放火怎么行!


“到家应是上灯时”诗稿局部


这个当下,我的案头摆着一张梅花笺,诗句、书法、花笺三绝。末句为到家应是上灯时。文玩很神奇,有时就象是你的知音古交,令你有种芬芳如初的快意清朗。


只是这张诗笺的作者,无须急着赶五十里山路。他田园信步,顺手带了些新鲜时令蔬果,探望了私塾的先生,煮茶阔谈一番,算好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上灯时分,算准了土豆丝,手擀面,薄皮饺子北方烧备齐上桌的时点,才起身在夕阳里悠哉悠哉返回。全诗如下:


平山西畔夕阳迟,散步归来告我知。

芳草空迷陏代苑,断碑犹纪宋贤祠。

涓涓沟水環邨舍,薄薄蔬盘扰塾师。

傍晚欲留留不得,到家应是上灯时。


其中断碑犹纪宋贤祠,断碑一词令全诗更具厚度与分量。我个人喜好金石,主张艺术空间石刻造像不可缺,金石拓本不可缺。未曾想见,金石入诗,亦神采非凡。


末了,亦步韵和上一首:


书生栽种果成迟,一朴元真尚未知。

兴至折梅温宿酒,闲来放鹤访丛祠。

囊中钱少犹存玉,天际雁行惟念师。

过尽千帆常寂寂,青衫几度泪潸时。


金石入诗句


金石入文房


【关于作者】


本文作者王双强是长江商学院校友、创创腾讯班首期学员,秦汉胡同、百年人文等文化品牌创办人。


王双强,号门童,未斋主人、有万憙主。原籍陕北,1976年生于山西临汾。师承文布袋陈鹏举先生,嗜金石书画收藏,精鉴赏,能文。现任上海市收藏鉴赏家协会副会长,华亭文社创办秘书长、理事。在《东方文化周刊》、《东方商旅》、《东方藏品》、《艺藏导报》、《收藏》等杂志设有专栏。文字常见于各大报刊媒体。著有《有万憙》书系,其中已出版《文心是佛》、《文字有爱》和《民国来信》(卷一)。近期出版新书《老虎来了》一经上市便受到热捧,迅速成为金石收藏类的畅销书。于中国之信仰颇有见地,提出“让世界柔软”的经世价值观。

导师

  • 张颖 
  • 梁信军 
  • 罗韶颖